English |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  老牌女足劲旅“断粮”半年,从死】 【与大山为伴的边防兵】 【胸部下垂可以做手术吗_39健康网_】 【既“高”又“快”:拉林铁路建成
当前位置: 主页 > 军事新闻 >

老牌女足劲旅“断粮”半年,从死亡之组出线后都哭了-

时间:2021-07-16 00:46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点击:
北京女足从全运会女足项目预选赛中出线。受访者供图 这次与于允教练见面,第一感觉是他比之前瘦了不少。 全运会女足项目预赛,北京女足落入与江苏、河南和广东的“死亡之组”,是球队历来难度最大的分组。 提起这场比赛,于允分析道:“后两场比赛之间就隔着
北京女足从全运会女足项目预选赛中出线。受访者供图

  这次与于允教练见面,第一感觉是他比之前瘦了不少。

  全运会女足项目预赛,北京女足落入与江苏、河南和广东的“死亡之组”,是球队历来难度最大的分组。

  提起这场比赛,于允分析道:“后两场比赛之间就隔着一天,而且即使我们赢了江苏,如果第二轮广东赢河南的话,最后一场如果我们不敌广东,一样有可能出不了线。”

  “广东三场比赛就进了一个点球,江苏队第一场最后一分钟进了广东队一个任意球,第二场踢我们队打进了一个运动战进球。过程都很艰苦。”

  由于没了来自投资商的赞助,北京女足球员和教练们没了赢球奖金和训练费,只有先农坛体校这部分基础工资,失去了超过七成的收入。

此前北京女足在广东三水基地冬训。受访者供图 北京女足在全运会预赛前合影。受访者供图

  虽然天阴蒙蒙的,但在结束全运会预赛任务返回北京的那天,北京女足主帅于允之前一直紧着的心还是松快了不少。

  “当时教练组的研判是,只要正常发挥没什么意外,决战就是第三轮对阵广东。”于允说。

  不只是在外连续备战和比赛的辛苦,过去的这半年里,北京女足将士们经历了太多。

  一旦没能打进全运会正赛,将对北京女足产生更大的打击。在于允印象中,全运会历史上,北京女足还从未缺席过正赛。

北京女足备战中。卞立群 摄

  现实条件的艰难,也似乎让这段时间变得格外漫长。

  “基础工资多一点的,像老队员估计也就六、七千元一个月,拿到手也就五、六千,年轻球员要更低。像马晓旭这样不是先农坛体校体制内的,这半年一分钱工资都没有。”于允说。

资料图:北京女足主帅于允率队比赛中。图片来源:Osports全体育图片社

  好在,在6月7日结束的全运会女足预赛中,北京女足从死亡之组中顽强出线,抓住了关键的“救命稻草”。

  北京女足先是首轮1:0战胜河南,六道养胸菜让罩杯日日UP_39健康网_女性,江苏则是1:0广东。第二轮对阵江苏,北京女足轮换了三名球员,最终0:1不敌对手。

  “也是有点运气,这就叫置死地而后生吧。”于允感慨道。

  现实对于吃青春饭的球员们来说,确实很残酷,美媒:俄罗斯苏-57虽然数量少,但有个能力比F-22、歼-20都厉害,也给于允带队增加了不少难度。

  北京女足所在的小组中,江苏队是第一档球队,中后场有马君、姚凌薇、王晓雪、翟晴苇、李梦雯和门将彭诗梦这6名国脚。

北京女足姑娘们庆祝出线。受访者供图

  全文戳:【叹!中国女足老牌劲旅“裸奔”3个月,命运吉凶未卜!】

  3月2日,北京女足全队又直接前往昆明备战和比赛,直到4月初才结束3个多月的“漂泊”,回到北京。

  不太好的运气,对于困境中的北京女足来说是雪上加霜。

  于允很清楚地记得抽签那天:“那是4月13日,中国女足和韩国女足奥预赛附加赛次回合比赛之前进行的抽签,当时我在带队训练,他们把这个消息发过来了,我一看这确实非常不理想,是个下下签。”

  5月2日,球队奔赴昆明参加女超第一阶段,中旬回到北京备战了两周后,又前往佛山参加全运会女足预选赛。

  8月,于允又将带队征战女超联赛,9月份则要踏上全运会女足正赛赛场。

  今年2月份,我们曾报道过北京女足的窘境。

北京女足在广东三水基地过年。受访者供图

  “回头看,这个小组四支队伍实力其实都很接近,我们踢了三场球,香港脑筋急转弯148期,一共进了两个球,一个是任意球,一个是点球。”

  广东队则是第四档球队中相对较强的,有罗桂平、林宇萍等4名国脚,还占据着这一小组东道主的优势。第二档的河南队有国脚娄佳慧。

  “比完赛我就跟队员说,我真的相信这个世界上有比金钱更重要的东西。”回忆起这一幕,于允的眼睛有些泛红。

  上半年,北京女足绝大部分时间在外地备战和比赛。于允和队员们在1月2日启程前往广东顺德备战,2月2日转到广东三水,并在那里过了年。

  这次全运会预选赛,于允和教练组制定了策略,概括来说就是在首战拿下河南队的基础上,死拼广东队。

资料图:北京女足在比赛中。图片来源:Osports全体育图片社

  上届全运会中,北京女足获得第八名,因此这次被定为第三档球队,增加了进入“死亡之组”的概率。

  四支球队中,只有北京女足没有现役国脚,而马晓旭和张琳艳两名主力球员,直到5月15日报名截止日才收到仲裁,最终确定可以为北京女足出战。

  结束了全运会预赛任务,于允难得有了喘息的时间。这几天他承担起了接送孩子上学的任务,“对孩子愧疚还是比较多的,因为我们的假期跟孩子的假期对不上,所以这次回来就安心接送孩子,尽点义务,也算是难得的享受。”

  不过,长时间的“裸奔”对于一支职业球队而言终归不是长久之计。希望北京女足最终能够如愿找到赞助商,这支队伍,值得。(作者 卞立群)

【编辑:岳川】

  开场仅1分半,北京女足就取得了进球,最终球队将这一优势顽强保住,成功出线。

  “在外边待3个月,是历来时间最长的一次,去年封闭赛会制女超联赛也就两个多月。”于允说。

  相对于多名主力球员离队给球队在实力上带来的影响,精神层面的稳定更是重中之重。好在这半年来,球队的心气并没有散,反倒越挫越勇。

资料图:北京女足在2019赛季比赛中。图片来源:OSports全体育图片社

  到了全运会预赛中,进程确实和预判中的一样。

  到了比赛中,进程出乎意料的顺利。

  在即将迈入2021年、北京女足准备开启新赛季备战之时,俱乐部投资商北控集团方面告知球队,此前约定的8000万投资额已经全部投入完毕,新赛季将不会继续投资球队。

  “想生存下去,成绩差的话就更没人关注了。”于允这句话说起来辛酸,但这就是残酷的现实。

  如今已过去半年,北京女足依旧没能找到赞助商。就是在如此艰难的条件下,于允和他的队伍杀出了一条求生路。

  出线的一刻,北京女足的姑娘们哭了,连王飞、古雅沙、马晓旭这样之前在国家队经历过大场面的老队员也都哭了。同样落泪的还有主教练于允,泪水中有喜悦,也有这半年的辛酸。

  两年前于允患上的“SAPHO综合征”,近来还在反复。“最近好一些了,前一阵打比赛的时候,晚上都睡不着觉,全身串着疼。”于允说。

  虽然前路依旧不明朗,但如今的北京女足,在迈过全运会预赛的难关之后,算是有了些许希望和奔头。

北京女足在全运会预赛前合影。受访者供图

  在那之前,马晓旭还未代表球队出战过比赛,张琳艳也是全运会前临时回到北京队。

  “无论如何,最后一场对阵广东都是决战。虽然我们被逼到绝路上,但我们也可以把控自己。而且我们有5位老队员,奥运会、世界杯都踢过,经验非常丰富,这种比赛场面不算什么。”

  末战对阵广东队,北京女足必须赢下比赛才能出线。

  这是他今年第三次带队回京,因为备战全运会预赛和女超联赛,上半年里,于允和他的队伍仅在北京待了一个多月,甚至春节都是在广东度过。

  “赛前训练我就觉得有戏,因为广东队从做准备活动开始就没人说话,有些紧张。”于允说。

(责任编辑:admin)